这里黑磔…俗称二叉

【超蝙】《He's a DRAGON》2

★梗来自俄罗斯奇幻爱情电影《他是龙》

xe:同样地描写场景无力…
:)希望各位看官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嗯,脑洞

2.

Bruce是因为后背挫伤传来的疼痛而醒转的。

伴随吃痛的呻吟缓缓坐起,Bruce眨了眨迷蒙的眼,发现自己在一个洞穴当中——好吧,可以看见星星的洞穴,虽然只有一小片。

洞穴寂静得可怕。Bruce深呼吸几口,清醒之余不禁感叹活着的美好。

光线不是很好,只能依靠其他感官感知环境; 手中的泥土有些潮湿,细细碾碎之后有着复合丝状物。

Bruce嗅了嗅那东西,难以言喻的气味。

——人类的头发。

回想起白天发生的的种种,Bruce瞬间明白了自己在哪:

恶龙El的巢穴。

棒极了,年轻的“斗龙士”后裔安慰自己道,至少你从那个该死的婚约中解脱出来了不是吗?

这里……额,有清醒的空气,有星星,还有龙而已,不算太糟。

Bruce转念一想,想到了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

——自己很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恶龙抓来的“新郎”。

……

……妈*的,这头龙的眼神儿真差。

正值懊恼,突然间Bruce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转头望向声音来处,黑暗中那双发亮反光、属于狼的眼睛狰狞地可怕。

在外打过几次猎,也遇见过很多狼,Bruce还是有些自

信能够对付眼前这只凶狠生物。

但是,打猎时有武器,现在没有。

狼瞪着冷冽的双瞳缓缓靠近Bruce,即使看不真切也能听出它喉咙里的低吼愈来愈近,毛骨悚然。

这时候必须得想办法自保。Bruce的右手背在身后缓慢摸索着——他跪坐在黏腻的地面上,形成了较好的遮挡——他得到了一块稍大、但相对称手的石头。

低吼声突然变大,电光火石间狼猛地发起进攻; Bruce抓住时机一个灵巧的翻身幸运地躲避成功。一人一狼站位瞬间交换。他起身后半蹲着,右手牢牢抓住那块石头,做好准备迎接下一次进攻。

狼落空后不甘地调转头,跐着牙发出警告的吼叫,眼神愈发凶狠——

这场景像极了两匹孤狼的对峙,剑拔弩张,空中散发着的危险气息似乎连好不容易倾泻进来的那一小片月光也一并感染。

Bruce正准备发起新一回合的攻击时,一个稍低沉的男声从洞壁那边传来:

“放下石头,除非你想激怒它。”

这声音低沉平稳,似乎不带一丝感情。

Bruce十分惊讶地挑了挑眉,暗道这地方居然还有另一个俘虏。惊讶之余,他还是乖乖照做放下了石头。

那狼的低吼声逐渐减弱,扑打在空气中的热气也缓缓消失; 它退到那一片月光倾泻下的地方,充满警告意味地瞪着Bruce。

Bruce总算是看清了它——白狼,但比一般的更加壮硕。

而与壮硕不是很相称的是它几下就灵巧地攀上那高高的洞口,眨眼间消失了。

Bruce长出一口气,慢慢直起身子; 但事情还没完,那边可还有个大活人呢: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有一些草药,嚼碎之后敷在伤口上,可以促进愈合。”那声音再次响起,却根本没回答Bruce的问题。

月光变迁,洞内明亮了些,Bruce终于看清了这个偌大的洞穴; 一只手从洞壁那边稍稍探出,手中的绿色清晰可见。

Bruce缓缓走过去,把脚步声压得很低,小心把草药抓走确保那手不碰到自己。

草药被抓走后那手迅速地收了回去,看来对方也很警惕他。

“……谢谢。”Bruce轻咳一声,一边嚼着草药一边开始着手撕身上的白袍。

洞壁那边一片沉寂。

味道很奇特,但很清新。Bruce把嚼碎的草药吐到左掌,开始找话说:

“嘿老兄…你也是被抓来的?”先闲聊总是能套到有用信息,Bruce扯开外袍并将其踢在一边。

“……算是吧。”

“喔那可真棒,嗯,我是说——被抓来真是太可怜了,”Bruce开始着手第二件衣物,”我还以为我是唯一一个被抓来的‘新郎’呢。”

“……”

“这头龙眼神儿真的不好使。”“嗤啦”又报废一件。还剩内袍。

“……还好吧。”

“‘还好吧’是什么意思?”Bruce咧嘴笑了起来,解决了三个锁扣,“它一连抓错了两个,难道不是吗?”

“……呃,算是吧。”对方的声音有些尴尬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有些羞耻的缘故。

“你知道怎么逃出去吗?”

“……不知道。”

“没试过?”

“…嗯。”

“为什么不试一试?人要有求生欲才对。”

那边不说话了,Bruce决定转移话题。

“对了…我总不能一直老兄老兄地叫你吧。我是Bruce,作为交换告诉我你的名字。”

“名字?……我没有名字。”男人一声叹息,“我忘记了。”

Bruce的动作一滞,又忙着解决最后一个锁扣:“究竟什么样的人才会把名字忘掉?姓名——可是一个人的荣耀所在。”……比如Wayne家族。

“…当你不再使用它时自然会忘掉,”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悲伤,“我不需要它。”

嗤啦,脱下的内袍也被踢到一边。

月光从洞口倾洒在这具堪称完美的修长身体上,Bruce微低着头。丝丝缕缕的光束洒在精致的面庞上,勾勒出恰到好处的轮廓,描摹着高挺的鼻梁和纤长的睫毛; Bruce慢慢转过身来,五官从黑暗中解脱,深邃的蓝眸直直望过来,平静的眼神里刹那间映出漫天璀璨的星河。

男人嘴唇微张的动作一滞。

“怎么了。”Bruce发觉对方突然的沉默有些不自然,伸手将药草一一敷在伤处。

“Bruce……”对方第一次轻唤他的名字,“你…很美。”

“……”Bruce歪了歪头,类似的赞美他听过很多,但都没有这么直白的,“谢谢,不过我更希望你把‘美’换成‘帅气’。”

处理好伤口后Bruce弯腰拾起那件内袍,任其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 伸展手臂活动了一下,疼痛轻了些。

内心感激之情无以言喻,Brucie Baby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来感谢对方:

“Clark.”

“?……Clar…什么?”

“你的新名字,Clark。”

“Clark…是个好名字…为什么?”

“因为…嗯,你不觉得念这个名字时在唇齿间灵动的发音很迷人吗?我爱死了这感觉。”

“……Clark”

“……Clark”

黑暗中传来对方小声的呢喃,Bruce掐着自己的手臂好不容易忍住笑。

这人还真是有趣,傻了吧唧的。

“谢谢你,Bruce。”Clark最后缓缓道。

“好的。”捉弄之心再起,Bruce靠近了那个传声的缺口,然而月光并不能助他看清里面的人,“既然你已经有了名字,我们来正式认识一下如何?”

——哦,去他的形式主义,Bruce忍不住骂了这么一句,Clark肯定不会。

“正式认识?…怎么做?”果然那边传来了疑惑的声音。

Bruce觉得有些好笑:“握手,人们交际时为表友好总会握手。”

“…握手?”

“你把手像刚才那样伸出来,我把手伸进去,就可以握手了,”Bruce一本正经地比划着,末了还响亮地拍了一下,“还是说,Clark,你不想和我交朋友?”

“…没有。”男人有些委屈,如梦呓般地重复道,“我想和你交朋友。”

“那么,很好,”Bruce弯了弯唇角,向缺口伸出右手,“很高兴见到你,Clark先生,我是Bruce。”

手掌传来被坚实包裹的触感,温度有些高,热量源源不断地传导过来:

“…很高兴见到你,Bruce,我是Clark。”呢喃般的低语,Bruce觉得捉弄Clark真是有趣极了。

然而变故突生; 下一刻,手中的坚实化为了炽热。

============================================

TBC.

xe:这样的布鲁西宝贝儿请给我来一打…天真烂漫(x)的老爷多好……

部分剧情可能有出入,没办法,咱记性不好……又懒得再看……






评论(7)
热度(94)
© D2X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