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起来画画了

【超蝙】《He's a DRAGON》3

★梗来自俄罗斯奇幻爱情电影《他是龙》

xe:时间可能有些混乱…因为咱记性不太好

3.

Bruce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大力猛推出去,踉跄好几步后背部撞上了另一边的洞壁; 手掌上残留的高温生痛,背部还未痊愈的挫伤发作更是使他吼叫出声。

“龙来了!Bruce!躲在洞里别出来!!”Clark歇斯底里的大喊从那边传出,伴随着阵阵龙吼和不时涌现的龙焰,“别出来!!!”

洞壁那边传来的声声闷响与震耳欲聋的龙啸让人胆寒,Bruce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一瞬间爆发出怒吼:

“Clark——!!!”

但接着怒吼就被出现在洞口的龙啸打断。

是El。

硕大的龙头探进洞内,遮蔽了那丁点可怜的月光。黑龙眼中的龙焰耀眼得可怕,人间之神的威压让Bruce险些没喘过气来。

而盛怒覆盖了一切,斗龙士的血统在此刻沸腾。

“El!!!”Bruce咆哮着拾起脚边的石块精准有力地抛出,“不!把Clark还来!!你这该.死的畜生!!!”

龙头被石块砸中,眼中怒意更盛,脖颈中的猩红从隐约变得鲜亮,照耀着整个洞穴,映出Bruce眼中的惊惧之色。

千钧一发间Bruce拼命朝身后跑去。

下一刻,火焰伴随龙啸席卷山洞。

藏身的巨石也没能抵御住铄金龙焰的侵袭,原本光滑的地方现在一片焦黑松散;而气势滔天的龙啸震得洞内石块翻走,洞顶的巨岩也露出细密的裂痕,Bruce紧缩着身子捂死了耳朵,但还是觉得自己的耳膜要震碎了。

炽热的龙焰使得洞内的温度瞬间抬升了许多,额上细密的汗珠渐渐变得豆大——这简直是地狱般的煎熬。

El怒吼了一声,双翅一展蓦然升空。

龙走了。

强烈的冲击震塌了洞穴那端,龙火依在,但威力渐渐弱了。

周围又变得一片沉寂。嗡鸣着的耳朵恢复了些,Bruce睁开迷蒙的双眼忍不住咳嗽出声,有些焦黑的留秽内袍已被汗液浸湿大片,而脸上就像刚在河里洗过澡一样; 他逐渐放松四肢,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他微张了嘴唇,发现嘴唇干得可怕。在尝试了数次后终于成功发声, Bruce有些颤抖地轻唤:

“……Clark?”

没有回答。Bruce心头渐渐弥漫上一阵阴影。

“Clark?你还在吗?!”

奇迹并没有发生。Bruce在发抖。

“……该死的畜生!!!”猛然捶地,拳上流下血来; 那地上的发状复合物此刻已化为灰烬,与血液混合牢牢黏在伤口上; Bruce冰蓝色的眼中怒意难消,“Clark……”

毫无疑问…Clark已经……

Bruce喘息着坐起,抄起身边的石块向前方狠狠砸去。石块发出的声音不再是沉闷的声音,而是渐渐变小的跳跃声。

Bruce眼前一亮,暗道有门儿。

龙啸震塌了洞穴尽头,震开了阻塞着通道的石墙。

Bruce拉了拉身上残破的白袍,拖着疲倦的身子扶住洞壁摇晃前行——谁能想到风光无限的Bruce· Wayne会有这样狼狈的时候?

然而即将踏上那条求生之路时Bruce突然眼前一黑,栽了下去。

迷离的双眼渐渐失焦,向光亮处伸出的手渐渐没了动静。

他太累了。

“Clark……”沙哑发声的这个音节也弱了下去。

现在呢喃这名字的倒变成了他。



_____________




Bruce猛地睁开眼。

通道那边的微光带着点蓝色,渐渐照了进来,想来已是黎明。

他缓慢地爬起身子,好像骨头就要散架; 嗓子干渴得厉害,胃袋也有些不满。啐了一口唾沫,望着那点微光,求生意志显现在年轻的斗龙士后裔的眼中。

该.死的,他一定要逃出去。

从开始的步履蹒跚到后来渐渐加快,Bruce大喘着气,磕磕绊绊好不容易走了一半。

快了,就快到了……他已经能够听见海浪的冲击声。

Bruce在隧道里狂奔着,忘却了身上的伤痛。

踏出去的那一瞬间Bruce差点因激动摔倒在地,而映入眼帘的景象令他再次心寒——

他光脚站在光滑的巨牙上,背后是山洞,眼前是初生的太阳和一望无际的大海,脚下是令人胆寒的高度,深邃汹涌的海浪扑打着这类似巨型骨架的结构,谁也不知道跳下去会不会被刹那间吞噬。远处海鸟群簇,叫声此起彼伏。

此路不通。

「没有人能从恶龙的口中逃脱」 ,哼?

——这里是一座孤岛,看上去像是某种古老生物的遗骸,比El大上千百倍; 而他现在就站在这遗骸头骨的其中一颗牙上。

呼吸渐渐平复,Bruce停在了原地,不知是进是退。

这时,意外再次发生了。

“Bruce.”

背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

一瞬间Bruce张大了眼,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他刚刚幻听了吗?

“Bruce.”这次声音更大,但Bruce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所以,他决定转过身来一看究竟……

是Clark,Bruce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是他。

男人赤裸着胸膛,身材高大,肌肉健硕而不失美感;  面庞如同精雕细琢的大理石雕塑般英俊,眼眸就像世界上最纯粹的蓝宝石一样干净透亮,里面有着天空; 他的黑发微乱,打着卷在额前垂下一小撮。

这尊如希腊天神般的“雕像”正以一种混杂着怜悯、悲伤,和一种看不懂是什么情绪的眼神望着他,并向他缓慢伸出修长有力的手掌。

Bruce不敢相信那完好无损的手就是他之前握过的那只手——那手应该早就被铄金龙焰所熔化了。

“Clark…?你…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突然间Bruce看到了Clark脚边那只白狼,瞬间明白了一切。Bruce·Wayne可不是傻子。

“……它听你的,”

Clark的眼眸低垂,皱着眉头嘴唇微张,但什么也没说,静待Bruce的宣判。

“你……”Bruce动了动喉结,“说吧,‘Clark’,亲口说出来。”那个名字他念得咬牙切齿。

“……”“Clark”缓缓抬起头来,平静、沉稳地直视着Bruce,语气正常,但隐隐约约透出一股傲气:

“……我是‘死神的黑雾’”

“我是人类的仇敌”

他每说一个字眼Bruce的心就冷上一分,尽管已经猜到。

“我是……‘龙’。”

最后一个词念出时Clark的双瞳在一瞬间仿佛有龙焰窜过,令所有生灵畏惧并为之颤抖。

“El……”Bruce喃喃道,他的脚开始站立不稳,“你是El。”

Clark没有说话。

Bruce猛地后退咆哮道:“离我远一点!恶龙!!”

Clark看着Bruce退到龙牙末端重心不稳的样子睁大了眼:“别再后退了Bruce!你会死的!!”

“闭嘴!!是你把我抓来的!!!”Bruce怒吼着,再次后退,险些站不住脚。

“Bruce!别再后退了!!”Clark想要跨出去一把拉回Bruce,但又怕腐朽的龙牙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只能在原地干着急——身为人间之神、钢铁之躯却依旧有没办法的时候。

“给我滚开!——!!!”

霎那间Bruce从龙牙上滑落。

下坠的感觉真他.妈不好受。

“Bruce——!!!”Clark的叫喊被淹没在耳边呼啸的风声中,后者几乎使自己耳鸣。

Bruce耷拉着眼皮,心里开始念给自己的悼词。

落水前一刻他闭上了眼,几也乎是在同时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

TBC.

xe:写的时候突然就冒出了这样几副画面…


原文:他缓慢地爬起身子,好像骨头就要散架;

打字时:他缓慢地爬起身子,好像身体被掏空(x

(被蝙蝠车碾过😂😂😂

S:老婆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烫你的!!

B: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滚滚滚!

S:You jump!I jump!

B:…You jump!I PUSH!

(一定是我有病😂😂😂

另:那只狼…其实是konner。根据某北美康战神的百度百科,康纳其实有狼的意思。(摸了摸头上的落英神斧傻笑

评论(8)
热度(67)
© D2X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