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起来画画了

【超蝙】《He's a DRAGON》4

★梗来自俄罗斯奇幻爱情电影《他是龙》

xe:上午有事耽搁了…中午来补文:)

             ☆布鲁西宝贝儿碎碎念模式开启预警☆


4.

“很感谢你救了我…‘龙’先生。”

“但是,为什么,你这么沉!?”

Bruce气急败坏地把Clark拉上岸,斜斜盖在Clark身上的白袍差点被岩石蹭掉; 往上看,那崎岖的地形令人望而却步,岩石与巨大的肋骨架堆成了从海岸到内陆的唯一“道路”,直上直下。有些岩石之间缝隙颇大,再加上常年海浪侵蚀,不仅发白,而且有着许多坑坑洼洼,看上去摇摇欲坠,谁知道是不是下一秒就会垮塌。

——而他还要把这一个两百多磅的男人拖上去,在他自己身体状况也不怎么好的情况下。

上帝啊……

Bruce强迫自己不去想这趟“旅程”的艰难程度,手中一个用力,Clark的头“砰”地一声磕在了岩石上。

“……”Bruce咽了口水,发现对方并无动静后松了口气。

“刚刚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相信龙头一定是很硬的。

“你该庆幸我不是那种习惯了养尊处优、天天和女人睡觉、弱不经风的贵公子……”

“好歹我也是受过训练的打猎滑雪游泳爱好者,哼?”

“那些被你抓来的姑娘呢?怎么不来搭把手?”

“忘记了…上一个好像是快一百年前的事了。”

“你说你的眼神怎么这么不好……”

“我是男的你也抓…笨得可以……”

“不过还好我是个男的…是个女的早就累死了……两百多磅,够吃好几顿了!”

“当然,是开玩笑的。”

“还有……”

Bruce从不知道自己这么能抱怨,简直就像二十个阿福的综合版。

说到阿福…老管家可能正在四处找我。公爵是肯定指望不上了——那个只想着Wayne家族财产土地的死老头这个时候肯定在为他女儿另找靠山。

“喝啊——”低吼一声,Bruce终于将这头人形怪兽拖上一个较矮的岩石平台上。粗喘着气,他觉得坐下歇歇自己快要没知觉的双手。

迎面吹来的海风稍稍抚慰了疲倦,初升的太阳有些刺眼,海平面被染上夺目的金色。抹了抹额头的汗水,Bruce微眯了眼,抬头眺向远方——海平面平静、和谐,在朝辉的映照下更是如此。海鸟在空中盘旋鸣叫,不时振翅以保持滑翔。

Bruce突然有一种这里很美好的错觉,远离世俗,远离那腐朽势利的一切; 他仿佛就像是一个旅人,误入了天堂般的仙境——只不过这仙境里可是有一条杀人无数的恶龙。

微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Bruce心说等把这家伙的人情还清了就想办法逃出去——虽然他很不愿再回去迎接那令人厌恶的一切,但是——呆在这孤岛上总还是不行。

身为Wayne家族的遗孤,必须得回去。

Bruce起身继续“干活”。

————————————————————

把Clark搬到高高的悬崖上时天已经大亮,Bruce仅存的
丁点体力也被消耗殆尽——他撑着石壁不住喘息,搬龙不是件小事,这事快要把他弄疯。

Clark身上裹着Bruce的白袍,仍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中。

Bruce瞥了地上人棱角分明的脸一眼,暗骂道:

“妈.的……呼…等你醒了就催你减肥…”

这是句违心的话,Bruce心想,明明对方的身材已经完美地无可挑剔,那与身高相匹配的体格令人赞叹。

——Bruce·Wayne,就算热爱打猎、滑雪、游泳,依旧是那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

而且还是斗龙士的后裔。

Bruce突然想起了这个,心情有些糟糕——自己身上流着的血与身边那家伙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还好一个聪明的Wayne是不随便透露自己的家族身份的,不然……

呼吸渐渐平复,Bruce小心翼翼地缓慢走向Clark。

走近时听到昏迷的Clark突然呢喃起了什么,Bruce俯下身来仔细听着,发现只是只言片语,还夹杂着一些不是人类使用的语言:

”趁现在…击倒他…“

谁?你自己吗?

”杀了它……龙火必须被熄灭…“

火当然得熄灭…看看之前的那个洞穴变成了什么样就知道铄金龙焰的威力有多大。

“杀了你?”

不好意思,Bruce微微一笑,我还没收集到逃出去的必要信息,而且Wayne不能这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再说了……

Brucw又做出一个浮夸的表情:“听上去可真不错,可是爷爷杀死恶龙的氪石矛枪早就被送进镇里的博物馆了。”

Clark安静了。

Bruce发觉有点不对,伸出手想去试探对方是否还活着。

当他的手渐渐靠近,最终放在Clark的胸膛上时,之前那深深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炽热剧痛再次袭上手掌,Bruce吃痛吼叫出声,同时快速起身大步后退。

——Clark…不,El站了起来。猩红的能量脉络慢慢显现,自被碰触的胸口一路蔓延了整个上身,那是一种令人战栗但又不得不惊叹的美感 ; 眼中原本纯净的蓝色此刻已被龙火点燃,那原先眼神中去不掉的悲伤也全被愤怒的仇视取代。

这头人形野兽微微压低了背部,赤红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Bruce,仿佛即将溢出火焰。El在低吼着,渐渐露出獠牙。

Bruce小声喘气,准备时刻开跑——尽管现在的身体状况支撑不了高速跑步多久。

还来不及思考预判,电光火石之间El猛地向他冲过来,而Bruce的身体才转过一半,El的手指距他的胸口已不过五厘米。

SH*T ,SH*T,SH*T!!GODDAMN IT !!FU*K!!!

脑内瞬间滚过一排脏字,Bruce认为自己完蛋了。

然而El貌似被石头绊到了脚,“砰”的一声摔倒在他的脚边。

Bruce:“…………”

……这蠢龙。



============================================

TBC.

xe:3末尾我们提起了有关Konner和Connor的事,于是昨天晚上我洗澡的时候(x)又想了想……

“康纳?”

Kon和Con都转过头来。对视一眼,好~尴尬呀…
“下次麻烦把姓带上。”委屈·Kon&茫然擦斧头·Con

“康纳·肯——咳咳咳咳!”

Kon和Con都转过头来。对视一眼,更~尴尬了…
“……能把姓念完吗!?”更委屈·Konner Kent&茫然擦斧头Connor·Kenway

我一定是洗头时脑子进水了😂😂😂

评论(8)
热度(63)
© D2X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