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起来画画了

【R76】玉米田里的珂拉守望者3(神经病向慎入,年龄操作,ooc

……完了…
我出不去这坑了……


上一章


3.

戴着草帽的杰克莫里森一脸懵逼。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肇事现场???

在他保持懵逼的时候另一个人光脚跑向了撞大树的那人。

莫里森看见光脚仔(…)懊恼的抓了抓一头辫子,蹲了下来。

……然后光脚仔把撞树人的鞋子扒了(那还是双带轮子的)

扒了。没错,扒了。

莫里森:???

接着光脚仔把轮滑鞋穿上,戴上了似曾相识的绿色狂拽护目镜,蹬蹬跺了几下地面飞一般地滑走了,头也不回。

只留下可怜兮兮没鞋穿的晕菜撞树人。

莫里森不禁感叹道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在民风淳朴的公社门口居然发生了这等惨案。

于是他很机智地选择了躺地装睡+草帽盖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十分钟后莫里森把草帽从脸上拿了下来。

想了很久,他决定做一个善良的人。

于是他起身走向肇事现场(x),看着倒地不起的那人绿色的大围巾一边摇头一边发出了怜悯的啧啧声。

然后往一旁的泥土上插了根玉米棒。

    
        
                
     
        
(别问我玉米棒是从哪掏出来的,道理等同神之手莱耶斯永远用不完的的水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天一早,杰克莫里森在和煦阳光的轻抚中醒来,他慵懒地坐起,慢慢悠悠伸了个懒腰,再揉了揉眼睛,睁开一看……

“妈呀!!!!!!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玉米棒被啃完了还被甩在了我面前的地上!!!救命啊!!!撞树的你英年早逝不要来找我啊啊啊啊啊啊!!!”

莱耶斯被这一声大吼吵醒了,他一骨碌从桌子上横翻了下来(姿势满分!),出门(帘)前特别好心地对着麦克雷的肚子踹了一脚,满意地收到了一个更加撕心裂肺的惨叫。

莫里森吓了一跳,不喊了。

莱耶斯黑着脸走出来,蹲在 该沿边边上(x)莫里森旁边,点上一根至少是二十块一包里的烟:“……大清早的搞什么…”

戴着草帽的杰克莫里森支支吾吾地开口:“…我的玉米棒…我的玉米棒被人啃了。”

莱耶斯:“…………”

莱耶斯:“你看到是谁干的了吗”

“没有。”杰克莫里森十分确定地说了下去,“不过肯定是昨晚那个撞树的啃的,我在他旁边插了一个鼓励的玉米棒。”

……这孩子脑子里都在想啥…

麦克雷捂着肚子出来了,他摇摇晃晃地站在门口,低声咒骂着该死的老头子。

莱耶斯自然是听到了,黑着脸转过头,正想再来一次教做人,但他看见了什么愣住了——

一个人!裹着绿色的大围巾!……卡在了那个形似屁股的标志里,但本人毫不知情,甚至睡得正香…

麦克雷看到莱耶斯眼神不对,回头一望也明白过来发生了啥。

莱耶斯戳戳杰克莫里森盖着草帽的脑袋,示意他回头看。

“……妈呀!这就是那撞树的!!!现在还卡墙了!!!”

“…………把他弄下来再说。”

       
弄下来一看。

哟嗬!这不是岛田小王八蛋呢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镇里花儿村村长家的二少爷,我每天从九百平米的床上醒…”

从这人的自述中莫里森了解到这个在破电视上那广告中的一头绿发的少年竟然拥有这样一层隐秘的身份不禁咂咂嘴。

莱耶斯头上青筋暴起:“………别废话,昨晚发生了啥。”你为啥要偷吃我家莫里森的玉米棒子?

岛田小王八蛋…不,岛田根基叹了口气:“请允许我缓缓道来……”

在根基长达一小时零八分的添油加醋演说中莱耶斯归纳出了一句话:

“……说白了不就是,晚上偷偷出去打游戏,罚酒喝醉后拉着无辜的DJ发酒疯,逼着人家脱轮滑给你穿,结果你撞树上还啃了莫里森的玉米棒,吗?”

根基闭上了嘴,满脸愁容。

——原来DJ就是那个绿色防风镜少年啊。前面一小时零八分都在开小差的莫里森只听懂了莱耶斯的这一句话。

“我怕我哥知道,又会祭出鸡毛掸子打我。”根基一本正经地说道,“虽然我不是不愿意挨他打,我是怕他打我累坏了自己。”

   
        
        
        
        
      
  
哇噢,好复杂的关系。

莱耶斯这么想着,一脚把岛田小王八蛋踹出门帘:

“……说了多少次了!我们这里是农民公社!不是街道办也不是妇联委员会!!!不处理家庭纠纷!!!”

=============================================
放飞自我…好羞耻,瞎鸡巴写……

我居然想写这篇文的正经向……我…

例如莱耶斯一脸严肃的训话说什么财政赤字很严重之类的…

依旧是may be continue

评论(1)
热度(19)
© D2X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