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起来画画了

【R76】《Jack Frost》(76杰克冻人设定,短HE,已完结

放假啦,开工啦。
这篇文风极其童话小清新,滤镜严重,跟我平常的扯淡或者重口味完全不同…
大概就是个重逢的故事,脑洞源自守联中“他们是由于人类相信他们存在而存在的”。
★请脑内自行想象19岁莫里森白发带疤(其实就跟杰克冻人脸上p两个疤差不多……顺带一提,守联设定里杰克冻人好像也是185…
★祝食用愉快
===============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变成这副模样的。体温极低,肤色苍白,面庞上还有两条丑陋而可怖的伤痕——一条贯穿右眼,另一条贯穿嘴唇。
 
他也不知道这伤痕的来历,他甚至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他好像失过忆,只记得自己从冰湖中诞生,身体触及之处均会生出团簇蜿蜒的冰花;而他拥有的也只是身上有些破旧的蓝衫棕裤,和用掉落树枝做的手杖。
 
当他仰望天空注视那皎洁的明月,柔和斑驳的月光便会照耀在他身上。沐浴在这温柔的月光中,他迷茫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一个名字:
  
Jack Frost

月亮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名字。
 
月亮还告诉他,他是因为被人类相信存在才会存在的。
  
杰克对此感到好奇,他想寻找到底是怎样的人类。他向流动的风求助,而北风和南风这对形影不离的兄弟答应了帮忙载他旅行,于是杰克便踏上了旅途。
 
杰克最先来到一个小镇:那里的孩子都忙着打雪仗,冻得通红的小脸露出纯真的喜悦;大人们在结冰的路上相互交谈,不亦乐乎——但都对伫立在十字路口中央的他毫不理睬。
  
「 他们看不见我 」杰克想道。
  
杰克又来到一个大城市:纵然冰雪覆盖也掩盖不了这里的浮华繁荣。他对不小心冻住了电线感到十分抱歉,赶来处理的人们大声咒骂着该死的冬天——这里的人们不欢迎厚重的冬季,认为只会拖累经济发展。他们也看不见杰克。
 
……
 

 
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城镇乡村,杰克始终没有发现能够看到他的人类。
 
北风和南风载他到最后一个城市后,杰克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站在酒吧门口的那个男人低着头,杰克只能看到他头顶的黑色毛线帽,而且他似乎在低头打量着什么;当杰克从他面前不远处旁若无人地走过时,那地上骤生的冰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瞬间顿住,接着迅速抬头凝望杰克离去的那个方向,在嘴角浮现出一点宽慰的笑意。
 
悄然落到房顶的杰克观察到了这一切——他也看到了男人的脸,深棕色的皮肤,胡须理得干净整齐——他对这男人有种似曾相识的奇怪感觉。

杰克十分笃定,他要找的就是这个人。
  
   
他开始跟踪观察这个男人。杰克发现他是个士兵,而且军衔似乎很高——因为军营的人见了他都会露出敬畏的神情——生活作息一丝不苟,训练下属严苛得要命。那些小士兵只要一个不顺意他就会严厉地惩罚他们;偶尔他也会去喝点小酒,但是都会按时回来。
 
杰克注视着他渐渐入眠,那睡颜温和了不少。他会在临走时帮忙掩住窗户避免寒气的侵袭,再不动声色地消去阳台和窗檐的冰花。
  
如此过了好几日,杰克发现男人总是愁眉不展,除了第一次遇见时以外根本没有一丝笑容,眼神也没有波动。
 
杰克注视着他又过完一天:洗漱、晨跑、早餐、训练、午餐、训练、晚餐、训练、酒吧,和回到那独居的寝室渐渐入眠。杰克忍不住落到室内,对方沉稳的呼吸声令他稍稍放松,他轻手轻脚地来到对方床边,这次甚至小心地坐在了床沿上,不知道该做什么。
 
月光如从前那般温柔;它透过窗户,斑驳迷离地倾泄进屋内,丝丝缕缕地轻抚着男人坚毅的面庞。它告诉杰克,这就是你所寻找的答案。
  
杰克望着皎洁的月愣了愣,又转过头盯着男人定定地出神;他紧皱的眉头,他高挺的鼻梁,他紧抿的嘴唇,他迷人的深色皮肤,他脸庞上的细小伤痕……

 
鬼使神差地,杰克慢慢伸出手——在接触的那一刻相对他来说滚烫的体温让他吓了一跳。
 
而对方仅仅只是紧皱了下眉头,没有醒转的迹象。

杰克暗暗咽了口水,有些得寸进尺地开始轻抚起来;渐渐地,他的手指上移,想去抚平那微皱的眉心——
 
突然间男人睁开眼,眼中直直盯着他的灼热视线像是要把他贯穿融化;杰克慌了神想要离开,但手腕上滚烫的温度提醒着他自己已经被牢牢抓住,他只能直直撞上那片深邃迷人的浩瀚夜空。

接下来对方突然柔和下来的表情和多日来的另一个微笑让他不知所措。恍惚间那人已经坐起身并且牢牢抱住了他,灼热的温度炙烤着他的体表和心底;他清楚地听见对方沙砾般粗砺的低沉嗓音在耳边炸开: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你不会死的,我一直相信……杰克,你终于回来了,杰克莫里森。”
 
那名字像是钥匙,瞬间打开他尘封已久的记忆之门——脑子突然爆炸的巨大信息量让杰克晕头转向,出现在他脑海里的最后一幕让他想起了一切…

关于“某人”的一切……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
 
   
 
莱耶斯是邻居家的孩子,比自己小了整整十岁;但是他心理很早熟,以至于他不能友好地与其他同龄小孩相处,很是不合群。
 
但莫里森挺喜欢这小孩的,莱耶斯也从没对他表示过厌恶或者反感;于是他俩就经常一起出门闲逛。
 
莫里森19岁的那个冬天,格外寒冷。他们来到后山散步,去冰湖上玩滑冰——没想到冰面还很是脆弱,9岁的莱耶斯一个趔趄踩进冰窟。他大声呼救着想逃脱,挣扎了一会儿发现这样根本没法爬上冰面。莫里森急中生智,抓起身边的树枝匍匐过去,同时大喊着让莱耶斯抓住它;筋疲力尽的莱耶斯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死死抓住那救命的枝干...十分钟后莫里森终于把他从冰窟里解救出来。
 
正要松一口气,身下冰面的碎裂声响得刺耳。
 
莫里森只感觉到身子一沉,接着脸上传来一阵刺痛,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剩下的就只有缺氧的窒息和无尽的寒冷。意识一点点消失殆尽,恍惚破碎,他沉入湖底,陷入长眠。他没有听见莱耶斯撕心裂肺的大喊,也不知道自己死了。
  
他就这样永远停在了19岁。
 
   

莱耶斯紧紧抱着莫里森,许久才松开。他看着身前人失焦的蓝眼睛,内心浮上来一阵酸楚:那时的绝望、心碎、悲痛一同涌现,撕扯着他的内心。杰克变了很多,原先如太阳般闪耀的金发变得全白;肤色则由稍浅成了毫无血色;那张熟悉的脸上多了两条长长的伤疤——让莱耶斯想起在莫里森沉没后浮上湖水的殷红血色。他忍不住用拇指摩挲着对方唇角的伤痕,却不住颤抖;对,还有这该死的不似活人的极低体温。
 
记忆中那张稚嫩的脸渐渐清晰,又渐渐与身前男人的脸慢慢重合;杰克莫里森的双眼恢复聚焦,他感到有什么冰凉的液体在眼眶里打转。内心却茫然空白一片,倒不如说是因为情感一同涌现而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于是便迟疑地开口:
 
“莱耶斯......加比......我...我记得你了。而我是...杰克莫里森。”
 
 
莱耶斯凑上去用力堵住莫里森的唇。

 
   
  
==========〈Fin.〉==============
 
感言:

这个梗的既视感够强……冰精灵与信仰着他的人类(感觉可以画一个小短漫……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莱耶斯小黑球时期比较感兴趣…

嗯,还让岛田骨科客串了两句话(其实月亮姐姐是安琪拉博士你们信吗x

 

 

  

评论(1)
热度(36)
© D2X_ | Powered by LOFTER